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

貓愛上幸福,魚怎麼知道


“為什麼養魚啊?”

“因為養狗就要遛狗,不然嘛跟你一樣,變貓奴,終日為那隻燕尾服肥貓而煩,趕回家餵食清大便還有抹屁股,噁心的說。”

難怪有人說,談戀愛其實跟養寵物一樣,有人視寵物如家人般相愛,有些寵物卻在主人心中可有可無,只是玩偶,一隻擁有生命卻被標上使用期限的玩偶。

當男人what's app 通知她,大魚缸就在她家門口,只留下一句:你比我更懂得照顧它,然後句號,她就知道這場愛的遊戲game over了。

“是不知道我有養貓嗎?是怎樣啊!靠,這是怎樣啊!我不是你媽啊!”怎樣,不就只能哭啊,眼睛哭得跟那條魚一樣,那被看是遺棄魚,也會哭嗎?

原來只有電視遙控器的小桌子現在多了大魚缸點綴,一個人坐在那裡看著電視吃著泡麵,也略顯空蕩,識趣的肥貓總會跳上來擠一擠,一起看著那金黃色的魚繞著魚缸不停地來來回回,上下左右。

“你是誰啊?”
“我是吃魚的貓啊!喵~”
“貓一定要吃魚嗎?”
“喵~那你看過貓戴眼鏡嗎?”
“這有甚麼關係啊?”
“老夫子說的啊,吃魚對眼睛好啊!喵喵~”
“老夫子又是誰啊!”
“喵嗚~”

魚缸的水面因為貓爪子的加入不時掀起漣漪,魚兒覺得好新鮮,有人跟它玩的感覺好好,而肥貓仍然在盤算著甚麼時候才可以把它吃掉。

“嘿,你給我乖一點,回來看到它在你嘴裡,你就死定了啊!”女孩抓了貓尾巴一下。

“喵~(高分貝貓叫)”

“你們要好好相處哦,因為。。。。。。我就只剩下你們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人類嘛,有時候也會跟發情的野貓一樣,寂寞的時候就濫情,然後就是要遇著幾個人渣,跌跌撞撞之後,才知道甚麼男人才是你的Mr Right。

魚跟貓,還是貓跟魚?well,就他們兩隻看著幾個不同的男人在公寓來來又去去以後,春夏秋冬了幾回,終於有一個四眼的帶著一隻虎斑貓搬了進來就沒再離開了,人類的愛情故事,結局來來去去不就這樣還是那樣的啦!

“喵~有魚耶!”
“喵~喵啊,喵啊!”
“吃掉你吃掉你!”
“喵,喵,喵喵~”

水面上的兩隻貓手亂彈,讓魚感覺好不舒服;看著那兩隻一黑一黃這邊跳那邊鑽,又有種失落,那一隻原來一直在魚缸旁的肥貓,好像變成了別人的。

魚的胃酸酸滴,沒有胃口。

女孩跟男人帶著魚兒就診只給了維他命,那獸醫好厲害,知道魚兒患的是心病啊!

貓愛上幸福,魚怎麼知道?

在眼淚融入水里的0.001秒中,只有眼淚知道,魚在難過。

魚一直生活在水里,所以它不知道,原來自己可以哭。

愛上貓的魚,貓會知道嗎?

傻的嗎?如果有情人全部都可以終成眷屬,那麼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人單身,也不會有那麼多傷心的情歌了!

愛情裡,有你愛我,我愛你,你愛他,他愛她,她愛她,他愛他;也有他不愛她,她不愛他,他不愛他,她不愛她;也有他愛她,但她裝著不懂而去愛另一個他,或者是她或他真的不懂他或她愛她或他。

每天窩在電視前看韓劇偶像劇肥皂劇,魚兒好像開始懂了。

“嘿,我愛你。啵啵啵啵~”
“嘿,我們也愛你哦!”
“喵喵喵喵~我們也愛你哦!”

是誰說愛只有一種啊?放手不代表就是失去,愛情裡的你追我跑最後的要求也只是簡單的相伴?如果那個人不能配著你走,總會有下一個來牽你的手。

在沒有溫度的愛情中浮沉,凍傷的永遠只有自己。

“老公,我們明天再買只新魚陪陪魚兒好嗎?”
“好啊,親愛的,可是魚兒是公的還是母的啊?”
“ehm。。你會看魚的性別嗎?”
“我又不是獸醫。。。”
“萬一買錯性別怎麼辦?”
“緣分嘛,沒再看性別的啦,隨緣啊!”

“喵,你賺到咯!”
“啵呵~”
魚兒遊了個旋風轉,魚會臉紅,你知道嗎?科科!

#這用貓跟魚卡作電影的首映票
#是部不錯的電影唷
#讓我想起以前在心裡的故事
#內容屬於個人創作與電影無關
#若要劇透的話就是內有海角七號原班人馬大驚喜
#范逸臣髮色再淡一點會更帥
#靠你媽的台北
#我為什麼不敢摔吉他
#我最愛的對白
#是我說的電影就是
#52赫茲我愛你
#心有被觸動到
#所以有感而發熬夜也要把自己腦海中的故事寫出來了
#有跟你說過我想當愛情小學家嗎
#雖然想了十多年卻沒行動
#最多只是偶爾很偶爾的偶爾在部落格寫了微小說
#好久好久沒有寫這麼多了
#有人看完嗎
#謝謝

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

網賣血淚史


午餐時間,吃了幾口炒飯,接到顧客電話,來者不善,耳筒傳來高分具貝喊著說:“你的印度人司機送錯地方,他送去酒店,我在酒店隔壁棟,你現在叫他送來我這裡。”
“我們沒有印度司機,可以知道你住哪一區嗎?買的是甚麼?”
“空氣淨化機!我住 JOHOR!”持續咆哮。
“喔,我們這裡是吉隆坡,你的貨是郵寄公司負責,你可以打電話去給GDEX。”對方聽完直接蓋電話,但不到一分鐘,同樣的咆哮聲在耳筒向起。
“你叫MANAGER來講電話。”
“我就是,有甚麼可以幫到你的嗎?”
“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的貨去了哪裡?我要我的貨!你們送錯貨,我要我的貨!我要我的貨!我的貨去了哪裡,我要退款,我要退款我要退款!”這位先生,你應該是蹲坐在地上,跺著腳,搖著手咆哮著是吧?
“OKAYOKAY,你可以給我你的ORDER NO嗎?”對方開始滑手機,不說話,我也試著翻查訂單,找出住在JOHOR而且是買空氣淨化機的顧客名單。
“請問是XXX嗎?”
“你等一下等一下!我在找著!”好,我就找靜靜,確定訂單後,我想試著替對方解釋,我會跟聯絡GDEX柔佛分局了解情況,但問題是,這位先生即然知道對方送錯貨,那一定會知道自己的貨在哪?是誰送貨吧?一定會有電話記錄的啊?
“你們送錯貨(不是我,是郵購公司)我不管,我跟你買,就是你送貨,我不管你叫誰送,他送錯了現在怎樣?(你可以跟GDEX反映...)干你XXX!干你XXX!你這個XXX,叫你MANAGER來,干你XXX(我媽性器官)!干你XXX!”罵體話時就轉福建話了,以為我聽不懂嗎?
“我就是MANAGER。你現在想怎樣?為甚麼不可以好好講話?”
“干你XXX!干你XXX!你這個XXX!我的貨在哪裡?干你XXX!干你XXX!你這個XXX,你現在就退錢給我!干你XXX!干你XXX!你這個XXX“然後,他自己蓋電話。
雖然他媽的火大,肚子也很餓,但我是擔心自己的貨被人“騎劫”,所以試著要替這位顧客解決問題,只好回電,想問清楚何謂送錯貨的經過,結果耳筒依舊是那乘於N次的干你XXX!
“你可以好好講話嗎?我只是要解決問題!”
“干你XXX!干你XXX!你這個XXX干你XXX!干你XXX!你這個XXX,你騙我的錢,我的貨在哪裡?”
“你講你的貨送錯地方,那是甚酒店?可以好好講給我聽嗎?”這位干先生高分貝謮出酒店的名字,但聲量大到破音,我說我會想幫法,而干先生就繼續干干干干不停,還要我打電話給GDEX老板,叫他老板安排工人再送一次貨。天真的干先生,以為GDEX是我開的,是嗎?
“是那個人(司機)用酒店櫃台電話打給我的,我不知道,我現在拿不到貨,我的貨在哪裡,我的貨在哪裡,你騙錢,我要退錢,我要退錢。干你XXX!干你XXX!臭XX....”
不想跟他沒完沒了,但就在我正努力替他解決問題時,他也已經打電話到網購平台的客服中心作出投訴,電話一輪接一輪來,我也開始佩服自己的眼淚干嘛還沒跳下來,還要很好心打電話到干先生所謂的酒店,查詢包裹,結果是,這位干先生住的地方應該很高級,有酒店,有公管公寓兼購物中心,而他的包裹其實正在公管公寓的櫃台,名字地址郵包TRACKING號碼通通都對,就只等待主人下領貨。
問題在於,櫃台在A棟,而干先生人在B棟。
“干你XXX!干你XXX!臭XX跟你買東西是要送到我家,由我親自簽收。我下樓都沒有看到他,他做莫要放在櫃台處?他們做莫可以簽收?干你XXX!干你XXX!臭XX,你要騙錢,我要退錢,我要退錢,干你XXX!干你XXX!”
我問過了,A棟跟B棟是SHARE一個櫃台,任何郵購公司都沒辦法擅自登門造訪,一定要到A棟櫃台處,即便是首相大人(這句我真的有問服務員喔!)的包裹也一樣,會安置在櫃台處,但這位干先生還是干不停,不想聽人家講話。
“我干你XXX!我給錢你,是要送我給我,不是送去隔壁,我要退錢!干你XXX!干你XXX!臭XX。”自己蓋自己電話後不到一分鐘又打電話來。
“我跟你講,我沒有收到貨啊,我沒有收到,我要退錢!我跟你講啊,我沒有收到貨,要退錢,你明白嗎?我要退錢啊!我沒有收到貨,我也不要了,我要退錢。”
“這位先生,我們把事情交給11街處理好嗎?”
“干你XXX!干你XXX!臭XX!我要報警!我要報警!”
他又自己蓋自己電話了。
可是在我吃了幾口飯後,他又再打電話來
“我的貨在哪裡?我的貨在哪裡?我下樓問了,MANAGER講沒有,沒有GDEX,他們有CCTV,我跟你講話也有錄音,我的貨在哪裡?你要我下樓幾多次?干你XXX!你去跟那個11街講,叫他退錢給我!干你XXX!退錢!”
我真的很好人耶,又再打電話給服務員,再三確定這位干先生的住址到底是不是隔壁棟,是不是屬於同一個住宅範圍,包裹送此是不是正常手續,是不是可以請服務員聯絡這位住戶叫他到此領包裹。
我不想再打電話也不想再接到這位干先生的電話,所以把他的資料包括手機及家裡電話通通貼在布告欄上了。

#干先生未婚
#因為我叫他UNCLE他更加干說他還沒有結婚
#我不是惡商家但我絕對也不想退款
#GDEX其實沒有送錯貨是他自己住哪都不知道
#共管公寓櫃台講成酒店櫃台
#明明就在樓下隔壁卻跑去保安停問貨在哪裡
#我也不知道干嘛要應酬這個無理取鬧的人而要還要聽他干干干
#他不口酸我耳朵也麻了
#可以的話11街請將此人列入消費者黑名單
#有做網賣的人歡迎跟我索取干先生資料
#以防你也有被干的一天
#文真的很長但謝謝耐心讀完的你
#我現在其實還是很想哭
#從來沒有給人這樣罵過
#真他媽的干



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

沙沙蘭神秘島嶼。天空之境

最近在網路上不停被瘋傳的一張圖

其實是我受邀參與沙沙蘭藝術協會舉辦的“天空之鏡”考察團時候的作品。

原來只是在自己面子書的朋友圈內分享,我知道有朋友再分享,也允許沙沙蘭藝術藝術協會及來自沙沙蘭的網友Ym Lim再轉帖,但就醬share下share下,我的作品就“氾濫掉”了,原來的著作水印被好多個罐頭網站惡意裁剪掉,濫用了我的作品,騙了很多點擊率費用。

有一種怎樣舉報也沒有用的感覺,A取下了還是有B在轉帖啊!文章的開頭寫這些是不是很掃興?可是還是需要澄清,免得被人說成,我才是盜用他人照片的那個。


是的,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一個天空之鏡,而且還是近在咫尺,就在瓜拉雪蘭莪附近一個在沙沙蘭漁村外海,每一個月的農曆初一及十五,在海水大退潮的時候,會有一個神秘的淺灘從海中央浮現出來,當水退至0.5米,大約是腳踝的深度時,淺灘在艷陽照射下尤如一面會變魔術的鏡子,可以清楚反射天空倒影,彷彿將世界切成了一半。

這個神秘淺灘就如玻利維亞“天空之鏡”一樣,一望無際得讓人分不出天與地。

這一個地標,目前並未記錄在馬來西亞的地圖上,可是沙沙蘭的漁民都知道這裡,若在這段時間航船,大家都會避開這裡繞路(海),否則就會“觸礁”撞船了,在好多好多年以前,還真的有一艘來自印尼的漁船在此發生了小船難。

要去神秘島,就只能坐船,從沙沙蘭河口出發,大約需要半小時到四十五分鐘的船程,因為有特定的時間限制,出發的日子就是之前提過的:農曆三十、初一、初二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六,視當天的潮水狀況,出發時間通常是十點半到十一點之間,抵達神秘島時,剛好就是中午時候,水退到剛剛到腳踝時,海與天正好連成一線,成了絕美的天空之鏡。

據當地老一輩漁民轉述,這神秘島的出現至少超過70年歷史了,當時候沙灘都是白色的,但隨著海洋的污染,海生物數量的減少,沙灘慢慢變成了黑色,所以大家也開始稱之為黑沙灘。

中午時分乘船,記得要做好防晒啊!不要選在中午時候出發可以嗎?我提早一晚先到淺灘過夜,扎營,第二天醒來再慢慢等太陽升起,拍照不可以嗎?答案是:不行不行,海水會漲潮,淺灘慢慢又會再淹沒,不可能住人啦!那裡原來是個海中央啊!




從河口出發,一路上可以觀賞小漁村的風光,還有季候鳥及正在捕魚的小渔船。因為都是小船,所以船都有限制人數,像我坐的只能坐六個人,有一些則可以坐在十二人,船不會駛得太快,所以應該無需擔心暈船的問題。

至於神秘島,又或著是黑沙灘為甚麼會突然曝紅?那是沙沙蘭藝術協會積極推動的結果,看著漁村裡的人口逐漸老化,年輕人都外流,他們正努力發掘別人不知道的沙沙蘭,希望從中帶動當地旅遊發展,誤打誤撞中卻意外發現,這一個漁民經常會繞道而行的淺灘上,不只是海生物棲息地,還擁有可媲美南美洲國家玻利維亞烏尤尼鹽湖(Uyuni Salt Flat)的天空之鏡”。




溫馨提醒

要拍出天空之鏡的效果,就要注意淺灘的水深度,太淺的話其實會看到黃泥色的沙灘,建議再往遠一點的地方走去,讓水深達到腳踝,拍出來的效果會比較好。







這一張,水太淺了,感覺不到海天連成一線。


放眼望去,這空曠的淺灘到底有多大?真的沒有人知道,從來就沒有人成功走到淺灘的盡頭,曾經有人試著乘船環繞淺灘,用上了一個多小時卻還沒繞上一週,因此估計淺灘面積接近100個足球場,因為有許多海生物棲身於此,建議大家把鞋子留在船上,赤腳感受這軟棉棉又有點黏黏的“泥沙”,快樂地亂亂拍照,但千萬不要遺留任何垃圾啊!

下圖一堆堆的小小寄居蟹,稱作滿天星。海水退潮後,它們都會躲在泥沙裡,輕輕撥開泥沙,寄居蟹殼在艷陽反射下尤如天上的星星閃閃發亮,其他海生物還有很多,大型的寄居蟹、小花蟹、竹灘等,還有一種叫閃兵蟹的“小紅蟹”,但因為遇人即閃,所以只能遠觀,會看到一大片的紅潮,至於導遊說的虎魚,我就沒看見了,也慶幸沒看見,因為它們都是躲在泥沙裡,不小心被刺到,會半身短暫麻痺的咧~




如果你問我,好不好玩,值不值得去?那我問你,當看到大馬版“天空之鏡”時,是否吸引了你,想去一睹為真?有人說想去這裡拍結婚照,是滴,遇上好天氣,這裡確實是很適合拍婚紗、拍寫真、拍照的好地方,但如果你對這些寄居蟹、閃兵蟹不感興趣,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備,這裡沒有餐廳、洗手間、涼亭,一旦下船,就要在這一片空地呆上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,之後,因為需要等至下午2點至2點半,海灘漲潮,船只才可以再駛返河口,這一段等待的時間裡,船夫會把大家載到天鵝島。

在天鵝島干嘛?那裡一樣沒有餐廳、洗手間、但有涼亭,不過是在山頂上。

所謂的半日遊就只是這樣,我語帶直接告訴導遊,這樣的行程會很“空虛”,白白浪費了一個好地方。當然,我參與的是考察團,這是新發掘的景點,行程內容、配套相信一定會再作調整,也希望沙沙蘭漁民,可以重新再帶旺這一個小小的漁村囉!









看完文字就看我家大手的自拍遊記唄!   

有興趣到天空之鏡的朋友,可以聯絡:
Ym Lim 019-2666665
呂孫偉 012-2543363 ,或者是海浪。滔滔民宿
■根據呂孫偉的報價,一艘船共六人價格400令吉,不包括早餐及午餐,至於海浪滔滔民宿的生態導覽價格是多少?可能要你們自己去聯絡囉!
出發的日子 農曆三十、初一、初二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六(若情況許可,或許農曆二十九、初三、十三、十七這些日子也可以出發,建議還是先跟當地漁民確實潮水狀況。
出發時間 早上十點半到十一點之間

如何前往沙沙蘭?
從吉隆坡出發,可取道萬撓到瓜雪的E25 LATAR大道,再轉入54號公路全程約65公里。
沙沙蘭GPS坐標
N03°15.695’E101°18.659’









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

《馬六甲》水上清真寺(Masjid Selat Melaka)


好多年前曾到過登嘉樓的水上清真寺,沒想到,馬六甲也有。

這一座面向著馬六甲海峽的清真寺(Masjid Selat Melaka)位於填海區附近,因為就建築在海上,所以也被稱作水上清真寺。遇到漲潮时,看起來像一個浮動的建築。根據新聞背景,這座清真寺已經有十年歷史,由時任最高元首端姑賽西拉祖丁於2006年11月24日主持開幕儀式,建築費耗資1000萬令吉。

如果不是因為有台灣朋友到訪,一起投宿Ah Seng(沒錯,馬六甲民宿大享)的民宿,再有最稱職的導遊帶路,還真的不知道,馬六甲除了雞場街、紅屋以外,還有一個如此適合看夕陽的好地點。

選擇在下午六點抵達,半小時入館參觀後,一起觀賞夕陽西下的美感,然後再去吃沙爹朱律,時間搭配得剛剛好。

多元種族文化就是大馬的特色,要帶朋友入館,自然就要尊重友族同胞的文化,特別是進入清真寺的衣著更是考究。女士必須穿長袖衣、長褲、戴上頭巾;男士若穿短褲也不能入館喔!如果到訪時才發現服務不符合標准也沒關係,入館處有提供免費的長袍及頭巾,但數量有限。


進入清真寺後就是很大的祈禱室,但那裡是非穆斯林及女性進入,所以根據指示牌拐入左邊的走廊就會來到面海的大露台。純白色的建築再配合復古玻璃的設計,再配上以下的裝扮,我想,我的台灣朋友們一定都覺得非常新鮮好玩吧?



參觀完畢,就外出看夕陽囉!






■以上照片全是VIVO XSHOT手機搭配手機廣角鏡拍攝

■馬六甲海峽清真寺(Masjid Selat Melaka)
地址:Jalan Pulau Melaka 8, Melaka. Malaysia
2°10′44.2″N 102°14′56.5″E

■有興趣可點擊大手制作的自拍遊記短片:

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

再見

前陣子寫了幾期的光明時代回憶錄,不知道有沒有人差覺,這其實是揮手告別的徵兆?

當初,因為喜歡文字,所以選擇當記者,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,也是目前最久的一份工作。五花八門的新聞事故裡,悲歡離合的情節,或是政壇上的你虞我詐、法庭事件上的真假難分,還是那一些人神共憤的新聞文字中,有著我花樣年華的十年青春(值多少錢?)。

曾經也質疑過,有沒有在看我的專欄,說的又不算國家大事,有時候是工作上的苦水,偶爾風花雪月地說一些小記所見所聞,聊一些回憶、笑話,或者瞎掰騙稿費(若是面對面,還真的擔心會被丟雞蛋的那種),但有幾次,發現自己的文章被轉載到不同的新聞網站(為甚麼沒通知,也沒另付我稿費?),還有安娣說她有看我的文章時,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沾沾自喜。

就像似寫了一則頭條新聞,有人在討論,即便討論範圍沒在誇獎記者的能力,只要新聞、文章被關注也是對於記者、作者的一種肯定。畢竟,新聞工作者與銀幕前的主播、藝人歌手不一樣,你在前線先鋒作戰的危險人家看不見,唯一瞧得見的只有文字精不精彩。

但如果真的走進記者世界,你就會發現它的真實面是充滿著辛苦。每天睜開眼睛想的就是新聞,昨天有沒有漏新聞,今天得去那兒跑新聞,沒有新聞時更要絞盡腦汁想那兒可以生出新聞,這就是記者周而復始的生活,雖然依規定記者每週仍有休假的日子,但大多數都是處在隨時備戰的狀態中,只要臨時有狀況就得停休上班,或許你會以為寫一篇稿有多難,但它的難在於寫之前的准備、資料收集及寫完之後的媒體責任。

圈外朋友知道我離職的消息時,有點驚訝,這不是你很熱愛的工作嗎?在初中三的時候,記者這一份工作就已經填寫在我的志願欄中,不曾改變。關於媒體這一個行業,空有熱誠是不夠的,總有許多現實面需要考慮,特別是收入與作息不成正比的問題不曾被正視。

曾經想過,自己會不會就這樣當一個記者一直到退休?可就覺得,一輩子都是記者的感覺,好恐怖。其實想轉跑道的念頭一直有,就只等一個機遇,如今機遇來了,也就是離開的時候。

如今要在這個平台一鞠躬,禮貌上還是要說一聲:謝謝,謝謝曾經看過我文字的你跟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