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

廢話

這陣子的採訪工作,幾乎被“淚水"淹沒。

先是13歲少女與網友“情勝"出走,父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要對方放過她的女兒;然後是一家三口住破屋,沒水沒電僅靠點蜡燭及到鄰村“借水"生活,當事人哽咽訴求,她只想要瓦遮頭。

沒幾天又被派去採訪少女失蹤案,媽媽哭著說18歲的少女與女網友相戀,離家出走後,被發現與疑 是皮條客的男人(後證實是女人)出現在酒店裡;兩個失蹤的少女都平安回家後,我又採訪了兩宗女嬰先天性心臟有問題,急需手術及醫藥費的新聞。聽著母親講述 孩子病發的經過,一度難過地無法言語,我的心也跟著揪成一團,聞者流淚。

對於類似的採訪工作,記者通常都會以“寫故事"的方式去描繪事情的真相,為了讓讀者更能夠體會受訪者當時的心情,有時需要從小細節去發掘新聞的幕後故事,但這些小細節有時候卻會被人覺得是在問廢話。

我曾問父親,你想要女兒回來嗎?(當然想啦,廢話!)
我也問母親,你想搬離這裡嗎?(不想的話幹嘛開記者會?)
我也問失蹤少女的媽媽,你難過嗎?(養這麼大卻離家,你說呢?)
還有兩名孩子患病的媽媽,看到孩子這樣,你心痛嗎?(你說呢?)

雖然旁觀就可以讀出他們的難過及悲傷,但記者的工作就是要引導他們說出心底話,如果不問,你又怎麼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難過?

只有說出口的難過,才可以被記錄在新聞裡,記者只是旁觀者,不能代表受訪者寫下他的心情,所以,這些看來是廢話的問題,其實就是真相的引導。

(光明日報/好評‧文:張欣薇)2012-08-10 19:08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