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

回憶裡的叮噹

小時候最喜歡看機器貓小叮噹漫畫,放學回家後,功課都不做就跑到隔壁書攤,把零用錢交到書攤老Uncle手中,就可以窩在漫畫書堆中翻閱小叮噹,過了晚餐時間都不回家,媽就會拎著雞毛掃尋人。

那個時候,真覺得自己像大雄,我們都有著一樣兇巴巴的媽媽,只不過因為我是女生,所以我沒有小叮噹。

當時有好長的一段時間,我都會盯著書桌抽屜發呆,想著小叮噹會從裡面出來,但隨著年紀的增長,小叮噹的回憶也漸漸被埋在童年的記憶裡,來到成年以後的現在,小叮噹也成了哆啦A夢,感覺就像是分手後的戀人,熟悉的陌生人。

直到最近,到戲院看了《Stand By Me哆啦A夢》,關於小叮噹的回憶也從記憶中翻箱倒柜涌出。看著小叮噹和大雄初相識、小叮噹第一次吃銅鑼燒、小叮噹拿出竹蜻蜓與記憶麵包、任意門……在笑 聲與眼淚中,我也第一次搭上自己專屬的時光機,所有小時候看漫畫的記憶、或是與弟弟爭著電視搖控卡通的回憶全部回來了,一時之間很難承載這些曾經的美好, 難怪明明是一部卡通動畫電影,身邊卻一直傳來“吸吸嗦嗦”的吸鼻涕聲。

喜歡小叮噹的,都曾經有過那樣的欲望,想要任意門、竹蜻蜓及記憶麵包,想要小叮噹,想把他的四維空間口袋佔為己有,想要時光機,想要改變碰不到的未來。

當看到小叮當與大雄來到未來,想盡辦法成功撮合未來的大雄與靜宜後,聽到長大後的大雄向小時候的大雄說:“哆啦A夢是大雄小時候的好朋友,所以你要好好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日子”時,我才真正明白,小時候最想要的其實是像小叮噹那樣的好朋友。

(光明日報/記者室‧文:張欣薇)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