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

肥牛的新年

今年新年,全家人出國旅遊,肥牛又要去寄宿了。

送肥牛去寄宿,其實是個大考驗!前年家婆逝世,
第一次送牠到寵物酒店寄宿,剛開始,牠以為是坐車車兜風,但發現我要牽牠進入陌生地點後,一臉驚慌,想調頭往我車上奔去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牠帶入酒店,安頓在一個全透明的膠囊廂房。

我給牠拍了一張相,跟牠說了再見,就下樓辦理入住手續趕回家奔喪。

第二次寄宿是去4月,全家人到香港旅遊,肥牛再一次被送到相同的地點入住五個晚上。這是牠第一次跟我們分開這麼長的時間,人雖在國外,但每晚都會拿出自己與肥牛的合照,想一想牠,不知牠吃飽睡好嗎?回國後接牠回家,人才抵步酒店門前就已經聽到牠的吠叫聲,直奔二樓,只見瘦了一圈的肥牛,短短腳旁那最愛的罐頭肉餐原封不動,再細聽那沙啞的吠聲,牠不會是吠了五個晚上吧?

怪在我們放手太遲,肥牛少於其牠同類混在一起,接觸外界,一旦處於陌生區域就似坐立難安。

這一次出國,我沒再送牠到酒店而是親戚家,對方家裡已經有兩隻狗,避免肥牛誤以為我們不要牠,或是不友善而咬傷人,事前一週已經不斷給牠“洗腦”,除夕親戚到來吃團圓飯,還讓他們培養感情,大年初一再帶肥牛到親戚家熟悉環境,結果,我們若不出現在肥牛視線範圍內,牠還真的會一直在狂吠。

即便已經一再安撫說,我們就在屋子裡面,牠還是牠,原來與牠“爭吵不休”的兩隻狗最後都累了,趴在地上冷眼旁觀這一隻四肢短短身體長長的肥牛不停地吠聲,心裡忍不住埋怨,肥牛你怎麼就這麼不識大體?

肥牛的表現雖差強人意,但比起寵物酒店,親戚家還是相對較佳。留下牠的玩具、零食,捧著牠的臉跟牠說:“幾天後再回來接妳啊”,就狠心出發到機場了!後來幾天,親戚每天都給肥牛寫日記,再將狀態上傳至面子書,從開始的有距離合照,到最後可以穿衣服擺甫士拍照、被洗澡、散步,我卻有種莫明的失落,肥牛沒有我們在身邊也可以很快樂。

接肥牛回家時,牠沒有預想中興奮地擁抱我,我帶點小賭氣跟牠說:“我不帶妳回家了”,接著頭也不回地帶走牠的狗窩、飯碗跟水杯。“汪汪汪汪汪”,投訴帶點恐慌的吠聲在耳後傳來,心裡暗爽,肥牛啊,妳還是覺得我們最好,對吧?呵呵!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