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

還我青春


今天去法庭採訪。說好9點開始的審訊,等到11點還未開始,不久,被告以私人理由要求展延審訊,案件因此展至兩個月後,白白浪費了我整個早上。比起同事阿包,我還算幸運,她負責的綁架荷蘭男童案的嫌犯被控一案,從早上9點等到下午才開始,她浪費的是整整半天。

跑法庭嘛,案件在上半天結束,稱順利;若要等到下午就是遇到阻礙,最倒霉的就是白等,一天9小時的工作時間就在等待中虛度。

其他時候如一般的記者會,有時是號召人遲到,有時是記者本身,有時是貴賓未到,同樣說好9點開始,有時卻要等到10點半,曾有部長貴人事忙,大家只好先吃午餐,邊吃邊等,部長1點才姍姍來遲。

還有各政黨的理事會議、地方政府常月會議、圓桌會議或特別會議,貼心的助理都會說好幾點開會,然後幾點記者會,但為了以防萬一,記者都會提早到,不過會議通常都是口水多過茶,遲了結束,記者會也被迫挪後數小時。

為了新聞,記者跟“等"成了形影不離的好朋友,一天浪費數小時已是司空見慣之事,若得耍出絕招:守株待兔法,那才要人命。如這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漢堡包集會、臀操及清洗盟4.0,如果沒有記者長時間守在安美嘉住家,讀者也許就錯過許多精彩畫面。

政治人物傳出弊案、城中名人逝世、安華之前因二度肛交指控纏身,記者也連續數天在其住家駐守,記錄他被逮捕的過程、朱麗倩父親逝世,記者也在墓園留守,成功攝下劉先生拜祭岳父的照片,類似狗仔隊的駐守,等待的時間很長,但若等出獨家新聞,則不枉此等。

只是,若平均每天有3小時是在等待,那1天24小時中的八分之一時間就是白白浪費,細數我8年的採訪生涯,其中1年的青春就這樣虛度,我好想大喊:還我青春!

(光明日報/好評‧文:張欣薇) 2012-05-25 19:10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