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

Dora媽咪:用女兒的遺愛,改變更多不幸的生命

 “媽咪,你要繼續用愛改變世界喔!”
這是15歲的女兒Dora在病逝前,留給蘇惠娟最後的遺言。

隨著Dora的離開,她的人生也被顛覆了。在Dora告別儀式後的第二天,她重返病房陪著癌末的孩子,甚至成立Love Life走唱團,繼續用她最擅長的大提琴,也是女兒最引以為傲的音樂撫慰病房裡的癌症孩童及家長,除了經常進出醫院,她也走入監獄及看守所,用女兒的生命故事穿越鋼獄的心。

Dora是骨肉瘤抗癌小鬥士,在生命消逝前仍然保持著微笑,對她而言,Dora的離開不是結束,而是開始,她就是那一個開始,她的後半輩子只想做一件事,就是成為Dora的續航,延續著她對Dora的愛,愛更多的人;用Dora的生命,改變更多人的生命。

“否則Dora過去15年就是白活了!”Dora媽咪說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在Dora生病前,大家叫她蘇老師;
在Dora生病後,大家叫她Dora媽咪;
即使Dora病逝的現在,她還是希望大家叫她Dora媽咪。

因為這樣,天與地就連成一線,不論是天上的Dora,還是地下的媽咪。

Dora媽咪原來是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大提琴手,之後轉當大提琴音樂老師,Dora是她最得意的門生,也是她最愛而且唯一的女兒,從Dora 5歲開始,她就親自教她大提琴和鋼琴,對於Dora,她有許多的期待,也深信將來的Dora一定是個了不起的音樂家。

如果骨癌沒有帶走Dora,那麼現在的她是個20歲的青春少艾,長相標緻再加上學音樂的氣質,一定是許多男生的追求對象。

“她一定會陪著我,像以前那樣,手牽著牽,她是我最愛的女兒。”淚水在蘇惠娟的眼眶打轉,10月8日正是Dora的20歲生日,她在面子書給女兒留言:“雖然,天堂沒有歲月...但是,媽咪還是祝妳生日快樂!”

Dora移居天堂後,蘇惠娟不再當大提琴老師,而是到處去演講,代替Dora成為Love Life計劃代言人,她開始寫書、演講,像她前陣子在《星洲日報》進行的《93奇蹟:Dora給我們的生命禮物》演講,就是她在Dora病逝5年以來的第302場演講。

曾經有家長對她說:“你不教大提琴,我們就少了一位優秀的老師。”對她而言,優秀的大提琴老師很多,是可以被取代,只有她與Dora的故事是無可取代的。

Dora用生命記錄Love Life、黑人和范范(台灣藝人)用記錄片記錄Love Life、蘇惠娟用文字記錄Love Life,所謂的就是面對生命的態度─珍惜生命,永不放棄。

“如果生命可以交換的話,你願意跟我換嗎?”2009年的Love Life公益廣告,Dora與同樣罹患骨癌家文彡、奕華用自己僅有的生命鼓勵青少年要珍惜生命,不要隨意輕生,如今片中的3位少女都已經離開了,但她們曾經的努力,成功改變了許多人,讓許多人重新看待自己的生命。

Dora在病逝前一刻都還在微笑,她的抗癌事跡給台北榮總93病房的孩子面對死亡的勇氣,她參與的Love Life記錄片讓許多人看到生命的可貴,蘇惠娟只想延續Dora的精神,用女兒的生命去影響生命,改變生命。

正如Dora在記錄片說的:“請你幫我們好好活著,好嗎?”

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,但生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,學會死亡,就會知道怎麼活著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

2011年1月17日凌晨4點,Dora打完她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仗,移居天堂。在Dora告別儀式後的第二天,蘇惠娟就回到93病房陪伴Dora的戰友奕華及奕華媽媽,奕華也是癌末期病童,曾經是亞洲溜冰的冠軍。

大家看到她的出現都表現得非常驚嚇,怎麼這麼快就“走”出來?

“我說當然快啊,我可是從家門走出來的。”Dora就是遺傳了媽咪幽默的個性,兩母女一直都是93病房的開心果,雖然是癌症病房,卻看不到太多的悲傷,而是充滿歡笑與陽光,在Dora離開後的現在,她也經常回到病房,陪伴孩子與家長們。

你以為她到醫院是因為忘不了悲痛,把孩子當作是Dora的影子,她卻用堅定的眼神告訴你“不是”,他們根本就不是Dora,他們都只是一個個體,需要更多關愛的人,他們的爸爸媽媽也是。

這也說明了,Dora在她心中是獨一無二的無可取代。

“Dora稱這裡是榮總大飯店,走進來,甚麼都不用做,整天看電視,吃飽睡睡飽吃,真的就像在住飯店。”因為意識到孩子的生命短暫,大家都不願花太多的時間悲傷,生命不在乎長短,在於如何活出每一天。

“我的女兒生命雖然短暫,過程卻是無比精彩,就好像把一生濃縮成十五年過完。”

Dora病發前,兩人原來就是92腦瘤兒童病房的關懷志工,大手拉小手,一起孩子們拉大提琴,用音樂撫慰孩子與家長不安的心靈。她總是這樣告訴Dora,要好好把握為孩子演湊的機會,因為他們的生命很短暫,這樣的機會可能就只有一次!

那個時候,她就已經讓Dora知道,甚麼是死亡,即便後來住進93骨肉瘤兒童病房,名副其實成了醫院的“常客”,年僅10歲的Dora在與癌魔搏鬥期間,不曾退縮,甚至擔起鼓勵其他病童的角色。

“每個人都稱贊我女兒很有勇敢,但其實我不喜歡勇敢這兩個字,因為勇敢是可以偽裝的,Dora是不懼怕!”

兩母女一直堅持站穩安慰者的崗位,用笑聲、音樂驅散病房的孤獨與悲傷,抗癌的路上絕對不是一個人。後來,Dora媽咪與另外3名同樣失去孩子的93媽咪,成立了走唱四人組,現在已經擴大至十多人,變成了《Love Life走唱團》,繼續讓音樂在病房裡飄揚,撫慰大家的心。

只是現在,再也看不到Dora拖著點滴架喊著:“來囉來囉,我的媽咪要開始演奏大提琴囉,快點來快點來!”
_____________

在Dora移居天堂後的某一天,蘇惠娟打開Dora的電腦,竟然發現Dora替她開了面子書帳號。因為想念Dora,她開始在面子書寫下第一篇文章,結果很多人按贊,也有很多人給她鼓勵,短短幾個月,她的網友暴增,不得不開了另一個“Dora媽咪”粉絲專頁。

“誰會想到,本來連電腦開機都不會的我,現在竟然天天抱著電腦,上面子書,寫文章?我相信,這是Dora冥冥之中送給我的禮物。”

面子書的文章記錄著Dora抗癌,如今全都收錄在《93奇蹟》書中,是的,Dora媽咪成了作家,目前也在著手下一本新書,內容同樣是93病房孩子的故事,Dora離逝前在她耳邊的最後一句話:要繼續用生命改變世界,這些孩子的生命,可以改變另一個人的生命。

因為在面子書寫文章的關係,台中監獄教悔師給她留言,問她願不願意到監獄給犯人分享她與Dora的故事。那是她在Dora病逝半年後的第一場分享會,流的淚比說的話還多,但現場的每一位都很有耐心地等她哭完,慢慢聽她講,講到最後,這些佈滿紋身,樣子凶神惡煞的大漢子已經淚流滿臉。

“我後來才知道,他們原來都是重犯者,有些已經被判無期徒刑。”

那之後,她陸續收到監獄的來信,犯人因為被Dora熱愛生命的經歷所感動,也為自己的過錯感到後悔,寫信給她就像是在跟神父懺悔似,她發現要分享Dora的生命,除了寫,還可以說,因此開始了她的演講生涯。

現在的她,不只是監獄裡的大紅人,經常受邀到不同的監獄、看守所、兒童院進行分享,也會到國中、大專院校或教會進行演講及演奏大提琴。分享結束時,只要情況許可,她都會與大家進行擁抱,她喜歡擁抱,就像訪問結束後,她也給了我一個緊緊的擁抱。

比起握手,擁抱最能直接傳遞溫暖。








■Dora媽咪(蘇惠娟)簡介
曾為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大提琴手,目前擔任Love Life計劃代言人之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■那些人教我的事
說明一些,其實是採訪工作上的人物專訪,用文字記錄他們的經歷,也像似在給自己上了一課。有時候,從別人的人生去感受現在的自己,再想像未來的自己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