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蹼跡

2002年:台灣、香港、廣州
2004年:新加坡
2005年8月旅居台北:花蓮
2006年旅居台北:南投、台東、綠島、蘭嶼、花蓮、墾丁、苗栗
2007年旅居台北:高雄、小琉球、宜蘭、台南、澎湖
2008年:泰國甲米、柬埔寨金邊、台北、越南、韓國濟州島
2009年:印尼日惹、台北、新加坡
2010年:泰國立卑、菲律賓
2011年:台北、港澳、泰國普吉島
2012年:台北、新加坡、雲南昆明麗江香格里拉
2013年:台北、港澳、麗星郵輪、曼谷
2014年:大馬旅遊年刁曼島、檳城、怡保、泰國合艾自駕
2015年:香港、日本沖繩、台灣、泰國曼谷
2016年:泰國曼谷

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

等。一個人的咖啡


一杯咖啡,是想念;
咖啡會喝完,那思念呢?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年攝於台北。聞山咖啡店
蔡明亮《你那邊幾點》電影海報

我喜歡的你,喜歡咖啡。
 
你說,台北有一家傷心咖啡店,就寫在朱少麟的《傷心咖啡店之歌》,深藍色的燈光在城市的角落向傷心的人揮手, 在傷心咖啡店裡,不管是因為何種理由傷心的人,都可以在這兒品嚐咖啡,找到傷心的出口。

在那裡,咖啡都是特調,代表一種心情。

你在離開時,把傷心咖啡店之歌》留在書桌上,黃色便利貼上寫著:“每一個人都有受傷的時候,傷心的時候試著喝一杯咖啡,舌尖嚐過苦澀,或許就能取代眼淚。”

我花了一天的時間,把書看完,因為這樣就可以暫時忘記,要因為你的離開而哭泣。

我想要去傷心咖啡店,可是,你只說它在台北,但它在台北的哪裡?你沒有說,就像你要離開,卻沒有告訴我,你想要去哪裡,只留下一本書、一包咖啡豆子,還有,“傷心就喝咖啡吧”這一句話。

你是因為傷心,所以才喝咖啡的嗎?每一次看你喝咖啡的樣子,總是皺著眉頭,我以為是咖啡太苦,原來苦的是你,不是咖啡。

我在網上找到那一家,你說的傷心咖啡店,但它叫聞山咖啡。

那是作者朱少麟以此為小說構思的地點,看著牆上那一幅蔡明亮《你那邊幾點》的電影海報,還有一台古董電話,我好想打電話給你,問你,你那邊幾點?你好不好?

可是,你在哪裡呢?

“請問,你想要喝甚麼呢?”服務生問我。

“我,不知道。”眼淚似乎要從眼眶裡涌出來了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哪裡。

“我看你一直望著這幅海報,你在想著一個人嗎?”我只是點頭,我怕一說話,就是哽咽的聲音。

“我幫你調一杯叫思念的咖啡,好嗎?”原來真的有特調。

空氣中有一股似烤焦了的巧克力味,濃郁卻不嗆鼻,是咖啡的香氣,曾經在你身上也有過這樣的味道。我想起那一晚的擁抱,你說你不快樂,你想要離開,去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,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,找你自己。

自相識的那一天開始,我就從你憂鬱的眼神,看到你的不快樂,即使是兩個人在一起時,你也總是一個人望著天空,想著甚麼。

我以為,我可以帶給你一些快樂,可惜我們甚麼都不是,我只是你的好朋友。

“你想去哪裡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我們會保持聯絡吧?”
“會啊。”
“我傷心的時候怎麼辦?沒有人可以傾訴呢!”
“妳該長大啦!”你笑著摸摸我的頭,然後幫我拭掉眼角的淚水。


 “小姐,你的思念,請享用。” 服務生把咖啡送來了。

當舌尖嚐到苦澀,眉頭皺了一下,還真的忘了想要哭泣的感覺,那種卡在喉咽的難過。我的咖啡,是我的思念,我在想一個人,那個叫我傷心的時候,就喝咖啡的人。
愛選擇出走,我只能留下,我沒有追求的勇氣,所以只能等待。

一杯咖啡,是想念;咖啡會喝完,那思念呢?


















張貼留言